Top

字號:   

中國經濟正在悄悄發生這九大變局

來源:投資管理部供稿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5年11月24日 16:48

變局一:“三駕馬車讓位于三大發動機”。

  

長期以來,很多人將經濟增長的動力定位于投資、出口、消費“三駕馬車,事實上我們也確實在運用三駕馬車來拉動經濟增長,特別是2008年國際經濟危機爆發以來,外需不行了就拉動內需,投資不行了就拉動消費。其實,三駕馬車只是GDP的三個組成部分,只是經濟增長的結果,而非原因,只是經濟低迷或經濟危機等特殊時期撫平經濟波動的手段,并非平常時期拉動經濟增長的手段,長期依賴它們會有巨大的副作用和后遺癥。

經濟增長的真正動力只能來自于供給邊的“三大發動機”——制度變革、結構優化、要素升級,這正好對應著新一屆中央領導強調的改革、轉型、創新,它們才是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來拉動經濟增長的、真正健康、可持續的動力。近年來,我們高度重視推進全面改革、結構轉型、創新驅動,這說明經濟增長的動力結構已開始發生重大的變化。

 

變局二:服務經濟超過工業經濟。

 

改革開放以來,在快速推進工業化過程中,工業經濟一直是主體力量,但2001年至2013年間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年均實際增長10.6%2013年三產占比達到了46.1%,首次超過二產占比的43.9%2014年三產占比達到48.2%2015年上半年三產占比進一步提升到49.5%,服務經濟占主導地位的時代悄然到來。預計到2020年三產占比可達55%以上。

服務經濟比重的提升對中國經濟會產生多方面的影響,如導致經濟增速下降、就業壓力減輕、能耗水平下降、生活品質提高等。

 

變局三:移動互聯網顛覆傳統領域。

 

新一輪全球技術革命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取得了巨大的進展,中國在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研發特別是應用領域也有不錯的表現。數據顯示,2014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數達7.3億人,較上年增長11.8%,市場規模達13437.7億元,增長183.8%。

移動互聯網對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和沖擊,對幾乎所有行業特別是傳統行業(如商業、傳媒、通訊、出租車、金融等)帶來了顛覆性影響和沖擊。一些傳統行業若不與移動互聯網連接起來,很快就會為大多數消費者所拋棄。

 

變局四:城鎮主導社會翩然而至。

 

新世紀以來,中國城鎮化發展迅速,2002年至2011年,城鎮化率以平均每年1.35個百分點的速度發展。2011年城鎮人口比重達到51.27%,較2010年的49.95%提高了1.32個百分點,首次超過50%,城鎮人口開始占據主導地位。2014年城鎮化率提升到54.77%。

雖然目前還有一部分城鎮人口屬于沒有解決戶口的“半城鎮化”,但其實際居住地、工作地、生活方式等已基本城鎮化。而且,隨著交通、通訊等基礎設施的大規模改善,隨著城鄉經濟交流的日益頻繁,許多農村特別是郊區農村和交通沿線農村已基本城鎮化了,即大致享有與城市居民接近的城市文明。

 

變局五:區域融合漸成潮流。

 

雖然行政區劃限制、畫地為牢、地方保護主義等區域分割現象仍然存在,有的地方還很突出,但區域融合或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大勢漸成潮流。新一屆中央領導正在著力推動的“一帶一路”、京津冀協同發展、長江經濟帶等就是明證。

此外還有黑龍江的哈大齊經濟區、吉林的長吉圖經濟區、遼寧的沈陽經濟圈和“五點一線”沿海經濟帶、環渤海地區、河北的環首都綠色經濟圈、山西的太原城市群、山東的半島城市群和黃河三角洲、長三角、安徽的皖江經濟帶、浙江的環杭州灣經濟區、福建和浙江的海西經濟區、江西的昌九經濟走廊、廣東的珠三角、廣西的北部灣經濟區、湖南的長株潭城市群、湖北的武漢城市圈、河南的中原經濟帶、新疆的烏昌一體化等。

這些區域之間的產業合作和產業轉移越來越多,人口的跨區域流動日益頻繁,環境治理的聯防聯控也越來越多,交通通訊的聯接也越來越加強。

 

變局六:人口紅利開始消失。

 

1990年中國進入人口紅利期,1990年至2010年人口紅利逐步提升,2010年撫養比下降到34.2%最低值、人口紅利上升到峰值;其后人口紅利逐漸衰減,預計2030年前后衰減為零并隨即轉變到人口負債期;而后負債率逐步走高,2050年撫養比將達到62%左右,負債率也將創出新高。

實際情況是:國家統計公報顯示,2011年中國15歲至64歲勞動年齡人口(即生產性人口)占總人口比重為74.4%,比2010年微降0.1個百分點,總撫養比由34.17%上升到34.35%2012年,勞動年齡人口占比為74.1%,較2011年繼續下降0.3個百分點。這意味著中國人口紅利消失的拐點已經出現。

 

變局七:綠色低碳發展日益強化。

 

改革開放前期,我們將主要精力放在促進經濟增長上,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二十多年后,資源環境的約束不斷加大,故自“十一五”開始我們將資源環境指標作為約束性指標納入規劃。

特別是“十二五時期霧霾問題日益突出,我們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頒布了最嚴格的環境保護法,提出了大氣污染、水污染行動計劃等,并向國際社會承諾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且將努力早日達峰。可以說,綠色低碳發展已成為中國的新潮流。初步估算,十三五”時期主要污染物排放的疊加總量可能達到峰值。

 

變局八:“高成本時代”悄然到來。

 

改革開放來,“低成本優勢一直是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競爭的有力武器,但在不經意間中國經濟已進入高成本時代”,土地成本、原材料成本、能源成本、環保成本、人才成本、勞動力成本、資金成本、知識產權成本、物流成本、交易成本等各種成本全面上升,這對產業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挑戰。

 

變局九:公平訴求超過效率訴求。

 

改革開放前期,針對國民經濟瀕于崩潰、人民生活普遍貧困、平均主義盛行的現實,我們強調了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是硬道理讓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等,實際上是效率優先,兼顧公平”。當時的效率訴求更為強大。但當經濟高速發展三十多年后,雖然效率問題尚未完全解決,但公平問題已變得更為突出了,公平訴求更為強大了。

實際情況是,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中國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數,從2004年的0.473逐步上升到2008年的高點0.491,此后逐年有所回落,2010年為0.481,2013年為0.473。雖然近年有所回落,但仍然大大高于0.4的警戒線。因此,近年來我們開始高度重視統籌城鄉區域發展、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和壟斷行業改革、對國有企業高管限薪、開展精準扶貧等,以滿足公平訴求。但解決公平問題仍然任重道遠。

以上九大經濟變局蘊含著很豐富的內容,需要我國在認清的前提下,適應新常態,引領新常態,力爭抓住其中新機遇,迎接新挑戰,開創更美好的未來。

 

所屬類別: 業務研究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您現在的位置:新聞中心業務研究 > 中國經濟正在悄悄發生這九大變局
河南福彩快3预测